一个老南邮人的告别
发布时间: 2011-04-11 浏览次数: 680

  编者按:2010年4月7日1时53分,中国共产党党员,南京邮电大学离休干部、原纪委副书记王俊乾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南京不幸逝世,享年80岁。根据王老的生前意愿,丧事从简,形式皆免,不出讣告,不设灵堂,不收花圈,不举行告别仪式。王老病危期间,亲笔撰写和口述了《一个老南邮人的告别》,文章的字里行间,王老对党和国家的无限热爱和感恩,对南邮的深厚感情和拳拳挚爱,对南邮工作、生活的不尽眷念,对同志间革命情谊的切切怀念,跃然纸上,令人动容。王老虽已驾鹤西去,然其高风可仰,嘉范长存。

  我是王俊乾。我的家乡(山东、昌乐)1948年3月解放,同年7月我有幸参加了革命,进入华东邮电学校学习,1949年春学习结业留校工作。在校期间,除1963-1972年因响应中央号召,被批准下乡支农,先后在扬州,六合两地区“运动”十年外,可以说我的大半辈子都在南邮。从建国初期的干部学校,到中专,到学院,我刻过钢板,做过教务员,当过青年团书记,也做过党的总支书记和院纪委副书记,我也曾担任过武装部副部长,当过系副主任,做过马列主义教师,还干了好几年的院办主任和外事办公室主任。一句话,我的成长在南邮,我的事业在南邮。我忘不了那些艰苦创业的岁月,更怀念那个时代党所给予人们的关怀和同志人际间所充满着的那种革命情谊。我的基本人生观、价值观和作为一个共产党员所应具有的最基本的品格,是那个时代和南邮老一辈领导人以及老同志们教育培养的结果。
  人不可以忘本。我一个贫苦农家的孩子,一个年幼无知的小中学生,在全国大解放的形势下,有幸加入了党所领导的革命队伍,作为革命的最后来者,我没有经过枪林弹雨的生死考验,也未经历过多少风雨的艰苦锻炼,而党不仅培育了我,还给了我不错的前程,给了我幸福的生活,成就了我一个具有真正意义的美好人生。我生于1931年7月,今年当过80岁生日,抚今追昔,人生能得以如此的幸运,能活到这把年纪,我深感足矣!
  人总是要走的,到时不想走也得走,这是自然法则,我等当以泰然处之。此时此际,作为一个离休干部,我要深深感谢党的培育,特别感谢中央、省委以及社会在晚年所给予我们这部分人的特殊政策照顾和真情关怀。作为一个最老的南邮人之一,我要向学校——这个培育我成人的革命摇篮,这个以她所特有的光荣革命传统和光辉历史业绩一直引我为之自豪的革命大家庭致敬!向相处多年,所有认识和关心我的朋友们,特别是一些老同志们,说一声来生再见,道一声多多的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