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与“90后”老人秦华礼的心灵对话
发布时间: 2011-04-12 浏览次数: 436

  “身经百战的革命功臣,战火洗礼了他的灵魂。生命中只有‘忠诚’二字,一辈子只为了奉献。寿至期颐,回首望去,只付默默一笑。”
  ——2008年“感动南邮”颁奖词
  他,已近百年高寿,跨越两个世纪,却依然清健硬朗,思路清晰,耳聪目明!
  他,出身贫家,却钟情读书,意志坚定,对人生有着自己的理解和追求!
  他,参加红军,投身革命,走过了二万五千里长征,走过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也走过了文化大革命的“洗礼”,九十六年的岁月成就了他的传奇,也铸就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他,是我党我军较早参加专业通信学习的“老通信”,丰富的实战经验与专业知识让他在新中国成立后投身通信教育事业,成为北邮、南邮的领导,并为南邮的发展贡献了二十五个年华。
  他,为新中国的解放事业、建设事业奉献毕生心血,伴随新中国走过甲子春秋,亲历新中国的天翻地覆。
  他,就是1958年南京邮电学院成立后第一任院长、党委书记秦华礼老人。当年周总理亲自签发的任命书仍然熠熠生辉,时空却已跨越五十年,来到了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喜庆日子。当我们一群80后、90后的年青人聆听90后老人讲那过去的事,感受老人恢弘起伏的人生,感悟老人绚烂之后的平淡,我们的心情也随之跌宕,由激动而钦佩而振奋,那些书写在纸上的历史跃然眼前,那些久藏心中的困惑被积淀百年的智慧涤清……
  “90后”与“90后”的这场对话,我们不虚此行!

革命者的财富——奋斗精神与爱国情怀永存心间

  得知能够采访秦老,记者非常激动,心中也不免有些忐忑。但见到秦老本人,记者心中的忐忑顿时消减很多,因为眼前这位老人是这样简单朴素,这样平易近人,就像我们的爷爷奶奶一样亲切,距离一下拉近很多。
  简单的寒暄后,我们的对话拉开帷幕,秦老给我们讲述了他的人生经历。虽然是历史的亲历者,但秦老在回顾历史时却显得那么平静,反倒是我们,在他的故事中真切地感受到惊心动魄,一种和书本上的历史或是影像片段不可比拟的震撼。相比我们这代人的养尊处优,秦老的童年非常艰苦。由于幼年丧父,家中贫困,他的三位姐姐都被送去做了童养媳,他作为“幺娃”(四川话,小儿子)被母亲留下抚养。幸运的是,他读了一年半私塾,而正是这短暂的学习让他爱上了读书,短短的一年半里,他争分夺秒地读了四书、三字经、千家诗等经典作品,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那时的老师非常严苛,秦老有时也会和同伴选择逃学,但他们不是玩,而是一起学习。
  记者心语:我们现在有些大学生不珍惜良好的学习条件,而是编出种种理由旷课,浪费宝贵的学习时间睡觉、上网、打游戏,惭愧啊!
  1932年底红军来到四川,秦老参加了红军游击队,任独立营三连副连长。在独立团编入正规军之后,他担任了三十一军九十三师二七独立团二营四连排长,并因读书识字兼任连里的文书。在十余年的战争生涯中,秦老四次死里逃生,最惊险的是1935年的千佛山之役。当时部队隐蔽在山上,连续十几天吃白水煮竹笋,大家口吐清水,身体已经很虚弱,而敌人又开始轰炸了,炮弹落在秦老身旁,弹片扎进了左大腿令他无法行走。因为部队的条件有限,需要留下部分伤员在当地老百姓家养伤,但秦老很坚定地“要跟着部队走”!没有药品,就用盐巴化水清洗伤口;没有人护理,就用烟土雇佣一些群众抬他。在途经江油一座铁索桥时,碰到敌机轰炸,抬担架的群众吓得四散逃去,把他丢在桥上,好在炮弹并没有击中桥上无助的秦老,他捡回条命,但伤口久久不愈,后来弹片裸露出来,他徒手拔出弹片,顿时血流如注,昏死过去,醒来伤口却慢慢痊愈。
  记者心语:在90后眼中,那段峥嵘岁月已然远去,渐渐淡化成书本上冰冷的字句,但听老书记回忆起那些出生入死的经历,记者仿佛离这段历史近了,那不再是简简单单的文字,而是一幕幕从眼前闪过的真实与鲜活。那样艰苦的条件下,老一辈都能坚持下来,只是因为他们心中坚守奋斗精神与爱国情怀。而我们现在有些大学生面对很小的挫折就无法承受,甚至做出极端的选择,这让老书记很遗憾,也再次让我们觉得惭愧。
  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老书记鼓励现在的年青人继承老一辈的艰苦奋斗精神和爱国主义精神,但他并不主张让年青人去重复过去,而是希望他们学习内在的精神,奋斗与爱国都是广义的,其形式并不应该被局限,但一定要坚持正确的信念。比如学习长征精神,他认为年青人决不必像红军长征一样吃树皮,但遇到困难的时候,多想想长征的艰辛,就会觉得眼前的困难是多么微不足道了。

教育者的信念——学校当以教育为本

  秦老是我党我军较早进入通信学校学习专业通信知识的人员之一。1935年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恢复了通信学校,从部队选学生,秦老以强健的身体和坚韧的斗志通过严格审查入选其中。在这个无教学场所、无文字教材、无技术设备的“三无”学校中,秦老虽无“校长”之名,却承担起校长的职责。他管理着全校学员的生活、学习、战斗,从此与教育结下不解之缘。
  那时的学习条件异常艰苦,秦老带领学员发挥聪明才智,没有纸,就用书的背面或是缴获的敌人的废弃文件;没有笔,就用削尖的竹条在火上烤烤,用牛油炸炸,便能用上好几个月;没有教室,以天为顶,以地为底,野外是天然的大教室;没有设备,干电池在盐水里泡泡照样派上用场……在秦老心中,学校就是学习的场所,这样的信念让他能够克服万难,帮助学员们充分利用珍贵的学习机会。
  1958年8月,经国家批准,邮电部将南京电信学校与南京邮政学校合并成立南京邮电学院,同年十月,秦华礼同志离任北京邮电学院党委第二书记,奔赴南京上任。初到南邮,并非一帆风顺,大炼钢铁的小高炉立在教学楼前,学生们热心劳动,无心学习,教学秩序涣散,学校缺房子、缺设备、缺老师、缺干部。面临这片破败,老书记很痛心,“学校总要上课啊”,这一信念支撑他从困难中突围。
  缺房子,老书记和学校师生亲自下工地,打根基,建房子。
  缺老师,老院长等校领导通过培训、引进等多种途径扩充师资,他们选派部分本校老师到北邮进修、到企业锻炼,从北邮第一届毕业生中争取了50多位前来任教,还从企业“求得”一批工程师教授专业技术知识,逐渐形成一支稳定的教师队伍。
  缺设备,他们多方筹措材料,“老师们牺牲寒暑假,突击搞设计,拆元件,自己设计,自己安装”,老书记回忆道。而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学校师生成功研制了比市场上成熟产品更先进的设备,不仅节约成本,也锻炼了学生的动手能力,所以南邮从第一届本科毕业生开始就因动手能力极强而颇受企业青睐,而这一特点成为南邮学子的优良传统被传承至今。
  文革期间,南邮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教学秩序完全混乱,1966年学校全面停课。被蒙蔽的“热血青年”们对秦老和老师们的批斗、打骂毫不留情,还把他们发配到农村改造。即使如此,老书记也没有放弃办教育的信念。当1970年几位明是非的青年老师“绑架”他到北京,试图阻止南邮改办工厂,他不顾自己的处境,坚定地和他们站在一起,历尽万难,终于把南邮保留下来。1972年,南邮恢复办学,开始招生工农兵学员,学校的血脉得以传承。
  问及老书记在南邮最骄傲的事,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经历了文革和其他困难,学校完整地保存了下来,教师没有流失!设备没有损失!教学没有中断!而他最遗憾的是,70年代发现机会,却因为外界的阻力没有坚持把计算机专业、卫星通信专业办起来!
  文革结束后,老书记带领全校教职工夜以继日地工作,重新建立学校各项规章制度,重新编写学生的教材,1977年以后学校各项秩序慢慢恢复,再次走上正常发展的轨迹。80年代,外围形势好转,南邮在之前积淀的基础上大踏步地向前发展。1983年,老书记功成身退,在三次递交离休报告后光荣离休。
  记者心语:说到南邮功臣,秦老当之无愧!他带领南邮从小到大、从无到有,慢慢发展,为南邮今后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在采访过程中,提及他所取得的成绩,秦老没有丝毫自矜,而是把功劳都归于老师、学生,他说,他为南邮那些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老师感到骄傲,为那些踏实、认真的学生感到骄傲。这是怎样的境界啊!难怪去年“两会三庆”时,当满头银发的老书记出现在校友中,他们无不毕恭毕敬,表达了对老书记最大的尊敬,这让当时旁观的记者很是感动。今天,在与老书记的对话中,我们找到了这份尊敬产生的源泉,那便是对教育事业的执着与忠诚!
  如今,老书记已经离开工作岗位二十余年,却依然关心南邮发展,对于南邮的未来,他也提出了自己的希望,一是切实把南邮办成在国际上有影响、国内一流的学校;二是培养综合素质高、道德品质高的学生;三是提高教师的教学科研水平;四是贯彻执行毛泽东同志的“两个务必”。他真切地希望南邮越办越好,这也是一个老教育者的殷殷希望。

智者的忠告——青年人要有正确的是非观

  秦老笑言,他长寿的秘诀就是“看得开”,但从他的讲述中,我们发现“看得开”并不容易,它是以正确的是非观为前提,认定正确的事一定坚持、不放弃,而那些无关是非的事,且让他们如过眼烟云,随风逝去。明白孰是孰非,人会变得乐观,战场上九死一生而不悔归功于他的乐观,文革时笑对红卫兵的打骂亦归因于他的乐观。
  秦老从小喜欢读书,这一习惯保持至今,他对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和中央政策的熟稔程度远超我辈青年,因此他始终明白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知道自己该坚持什么。正确的信念支撑他走过了战火硝烟、走过了风云诡谲、走过了困难重重,又激励他在离休后投身关心下一代工作,将自己钟爱的教育事业延伸到更广阔的领域。他经常给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做报告,和他们分享自己的人生经验,为他们的学习和生活提出建议。他和关工委的老师们为贫困学生发放棉被、冬衣和助学金。他为家乡的小学捐款,改善学生的学习条件。有灾情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听到他的名字,2008年5月12日,四川发生强震,秦老感同身受,不仅因为四川是他的故乡,还因为长征期间灾区人民与他结下的深厚情感,得知消息的第二天,秦老捐出10000元现金,中组部号召党员捐献特殊党费,秦老再次捐出10000元现金,而此前他的月收入不超过5000元……今年4月,老书记还特地走访了汶川、映秀等地。他对青年人的教育不仅体现在言语中,更体现在身体力行中。
  “现在居然还能听到很多大学生上当受骗,这是我很不能理解的!”因为坚信人应该有正确的是非观,秦老对现在的年青人是非不分很是遗憾。他建议青年学生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提高认识能力与辨别是非的能力,不要被一些表面现象所蒙蔽。而对于正确的东西,老书记一再强调坚持,就像他本人,在每个人生阶段都有认定必须坚持的东西,因此才能克服困难,取得成功。有坚持就有担当,遇到逆境便能坦然面对,便能“想得开”了。
  老书记还和我们分享了他的人生智慧。针对现在就业难、就业不均衡的情况,他建议年青人有工作先做起来再说,“吃亏是福”,不要想着坐享其成,自己奋斗来的果实更甘甜。对于飞速变化的社会环境,如何适应接踵而来的变化,老书记也有自己的建议,首先要认真学习,不断学习新知识、获取新信息,使自己能够适应变化;其次要培养团队合作精神,“信任”二字记心头,这是相处与合作的基础,“尊重”二字最重要,要正确认识自己,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忍让”二字藏心间,要体会宽容亦是美德,宽以待人。
  记者心语:80后、90后很自我,我们常常认为老人家的想法陈旧、保守,殊不知岁月积淀的智慧比我们高明许多。秦老对我们年青人的建议大都是我们平时所忽视甚至不屑的,但只要我们能够静下心来思考,哪一点不是金玉良言呢?很多时候,我们认识事物远远不如老人那么豁达,比如爱国主义,我们习惯激动,我们动辄极端,我们会去做一些声势浩大却于事无补的举动,我们认为这就是爱国。而在秦老眼里,爱国主义大可不必如此狭隘,每个人的身份不同,爱国的方式也不同,对于我们青年人来说,好好学习、好好工作,为国家发展做自己的贡献,这就是爱国!  

  后记:秦书记近百年的人生浓缩在两个下午的时光中,对于当事人,这些不过是他厚重人生的一小部分,但对于我们来说,却不啻惊鸿一瞥。在秦老夹杂着浓浓乡音的述说中,记者感受到秦老的乐观、从容与淡然。聆听中,记者的灵魂被深深震撼。这位看似平凡的老人,他不仅仅是一位革命者、教育者、智者,他的身上体现了一种精神,一种让我们的祖国屹立世界而不倒、让我们南邮历经风霜却依旧向前的坚持与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