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邮电报社校友申江婴:南邮,我事业启航的地方
发布时间: 2011-04-22 浏览次数: 569

人民邮电报社校友   申江婴

  收到约稿函,思绪一下子被牵回母校,屈指算来,离开南邮竟18年了,18年前的时光,四年的大学生活,可敬的老师,可亲的同学,可爱的校园……点点滴滴纷至沓来,无线楼前的鸿雁还是那样展翅欲飞吗?
  在我看来,校训“厚德、弘毅、求是、笃行”与我在校时“勤奋、求实、进取、创新”的校风其实一脉相承,是学校一贯风格之体现。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厚德”源自于《周易》“乾”、“坤”二卦的卦辞:“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看到校训头两个字,不由想起一个典故:1914年冬,梁启超先生来到始建不久的清华大学讲演,讲题便是《君子》,即以此二卦辞激励清华学子发愤图强。从此,“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成为激励清华学生发愤图强的座右铭,更成为清华的八字校训。
  而“厚德载物、自强不息”亦是我初进大学校门时最深的感受。大学四年,让我懂得了何谓“厚德”,教会了我如何“终生勤勉,致思学问”。
  1989年9月,初出家门的我,尚是一个懵懂少年,带着憧憬、渴望、好奇,甚至忐忑,来到南京邮电学院邮电经济管理系,正式成为母校的一员。辅导员告诉每一位新同学,南邮是1942年为了培养战时邮政干部的需要办起来的,有部属院校风范,在当时的地方院校当中比较少见。南邮的革命历史背景让我为之骄傲,引以为豪。
  走上工作岗位十八年来,在不同的场合,我总会提及母校严谨的校风,提及那几年扎实学习的巨大收益。因为,在人生的成长过程中,每一个阶段都有这一阶段的任务。大学生,从走进校门,到大三生产实习、大四毕业设计,能静下心来学习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三年多。这一时期,如果学习没抓紧,基础没打牢,等进入社会,便悔之晚矣。
  然而,严谨并不意味着乏味,我进校门之时,正赶上通信事业大发展的好时机,学校提出了“激励创新、发展个性、讲究综合、提高素质”的教育思想,针对新时期对创新人才培养的要求,全面推进融知识、素质、能力于一体的育人体系的构建。在校期间,我参加了诸如书画展、129演讲等丰富多彩的活动。还记得,有一年在学校组织的“五一”演讲比赛中,我得了第二名,这对我日后的工作大为有益。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
  所谓“弘”、“毅”,朱熹在《四书章句集注》中谓:“弘,宽广也。毅,强忍也。”朱熹又在《朱子语类》中说:“所谓‘弘’者,不但是放令公平宽大,容受得人,须是容受得许多众理。若执著一见,便自以为是,他说更入不得,便是滞于一隅,如何得弘?须是容受轧捺得众理,方得。”
  离开母校,却没有离开母校的怀抱。母校依旧在我左右,依旧在我心中。
  校领导也非常关心校友,杨震校长便是一例。在我担任报社中国信息产业网总裁的日子里,为了不断提升网站的品牌价值与影响力,我开办了《趋势对话》这个栏目,邀请一些业内知名的专家学者做客栏目,其中,杨校长就热情支持了多次。其他校领导和老师也常常在来北京的时候与我们校友聚聚,讲讲学校的变化,心中时常感到非常温暖。
  从迈出校门至今,从母校学到了很多。在以后的工作生涯中,我体会到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都应该心胸宽广,有容人之量,更有容物之量;不偏执己见,不自以为是,目光远大,见识高远。一如苏轼所云:“古之成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
  “弘”与“毅”缺一不可。
  修学好古,实事求是
  “求是”出自《汉书 河间献王传》,“修学好古,实事求是。”
  此典出自《汉书•卷五三•景十三王传•河间献王刘德》):河间献王德以孝景前二年立,修学好古,实事求是。从民得善书,必为好写与之,留其真,加金帛赐以招之。繇是四方道术之人不远千里,或有先祖旧书,多奉以奏献王者,故得书多,与汉朝等。
  由于刘德深受后人赞扬,东汉史学家班固编著《汉书》时,就替他写了传记, “实事求是”被引用为成语,指做事实在,力求真实。
  “求是”二字,让好多老师的身影都晃动在眼前,恍如昨日。
  记得当年的高斌老师,正是意气风发的年龄。那么枯燥、乏味的《宏观经济学》,那么令人费解的学术名词、专业术语,一经老师之口,都变得生动有趣、变得通俗易懂。
  记得曹庆丰老师,不仅仅是因为他的市场营销学讲得好,而且,他带我们实习也很认真。清楚地记得,当年,他带我们去浙江邮电管理局实习,让我们学到了很多基层的东西,他还想办法通过管理局朋友的关系,帮我们搞到内部食堂的餐券,让我们这些清贫的学生也能吃上热热的饱饭。那份温暖至今仍在。
  记得储成祥老师,那一年,他请我们四五个同学到他家吃饭,老师将家里的好酒都给找了出来,不同品牌的酒都寻了出来,放在我们的面前。清楚地记得,有位同学喝多了,还在老师家里吐得一塌糊涂,师母乐呵呵地帮着收拾。
  还有,还有太多太多的老师,温暖着我,感染着我……
  这让迈出校门的我,不再是当初的青涩少年,母校、老师给我注入了新的力量——踏实肯干、任劳任怨、不计个人得失。
  致虚极,守静笃
  母校校训之中,笃行出自《礼记 中庸》,“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
  《道德经》里亦有言:致虚极,守静笃,我深以为然。“笃”有忠贞不渝,踏踏实实,一心一意,坚持不懈之意。只有心境澄明、目标清晰、意志坚定的人,才能真正做到“笃行”。
  这让我不由想起学校的图书馆。
  初到母校,图书馆是让我最深刻感受到母校学习氛围浓厚的地方,母校那座建于上世纪80年代的图书馆曾是学生时代的我的伊甸园。尽管借阅室内部布局并不尽如意,尽管书架和自习区没很好分隔开。这里仍然是我每天牵挂着的地方,是我一天学习的开始。四年的大学生活,数不清的清晨,我便早早地起床了,随着同学一起来到图书馆门前,等待着开馆,等待着一窝蜂涌入馆内。
  尽管,日后走出学校大门,走出国门,我见到过这样那样比母校先进的图书馆,然而,南邮的这所“E”字型图书馆依旧让我魂牵梦绕。
  离开学校转眼已经18年了,18年光阴,弹指一挥间。18年间,母校的精神一直鼓励着我奋发向上,鼓励着我不断地努力。18年后,母校的精神更会激励着我向着更高更远的目标奋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