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教师王良元:我对校训的理解和认识
发布时间: 2011-04-22 浏览次数: 1137

退休教师   王良元

  近日,学校公布了“厚德 弘毅 求是 笃行”的校训。这不禁使我想起了我们学校的生日。中国人做寿,历来是做九不做十。2011年,按照中国人的传统,学校应是进入“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境界了。在这个时候,推出被赋予新时代内涵的校训,虽然为时不早,亦可谓适逢其时吧。
  我也不由的作了一番简单的横向比较。如果说,有些百年老校从办学伊始就极具国际背景却同样选择以中国古人之言为校训 ,而两者在办学理念与办学制度诸方面存在着中外教育、中外文化的巨大差异和融合困境,那么,对于我们这样一所完全植根于中国大地、自始至今充满中国元素和中国行业特色的高等学校来说,选取不乏现代气息的中国古训来加以尊崇、作为今后工作的指南,无疑更显得贴切、自然而且顺理成章、至为恰当。
  对南邮来说,校训是学校历史的文化底蕴,是历届校友的哲学智慧,是行业特色的充分展现,是社会趋势的透彻把握,是育人方式的全新领悟,是未来发展的精神导航。
  “厚德”出自《易经 坤卦》,“君子以厚德载物”。在我们学校的历史上,承载教书育人重担的君子们,不胜枚举。其中有优秀教师、管理干部、普通职工。若要举出最典型的代表,恐怕非老红军秦华礼莫属。这位南京邮电学院首任党委书记、南邮高等教育办学历史的开创者,几乎用自己的全部身心在创作一部传奇。时至今日,这位年近百岁的老人还在学校里以健康的躯体充满激情地饱览时代风云、纵论理想人生,试看今日之域中,有几多人可与之比肩?秦华礼老书记和他所代表的南邮人,是南邮真正的精神财富和活力源泉。
  “弘毅”,出自《论语 泰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提起弘毅,就让我想起一位南邮同窗。1978年初春,他从苏州的一个小工厂跨入南邮大门,成为77级数学师资班的大学生。他曾经在无线楼通宵达旦,也曾经在广东路花前月下。在南邮勤奋进取的氛围里,他凭着坚强的毅力一路走来,成为北京大学的硕士、普林斯顿的博士、加州大学的教授、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在其研究的扭结领域,他被称为是全球做得最好的两位学者之一。但是,在他的个人网站上, NJUPT(南邮)求学的经历始终放在首页,直到他50岁积劳成疾,英年早逝。当年的大型国际学术研讨会,副标题就是纪念他——林晓松教授,纪念这个从南邮走向世界的英才,一个一生不可以不弘毅的学士、硕士、博士。
  “求是”出自《汉书 河间献王传》“修学好古,实事求是。”在中国共产党的思想体系中,实事求占有特殊的地位。把求是列为校训,既是对党的传统作风的坚持,也体现了学校这一特殊行业的追求。从学校经由学院再到大学,南邮发展过程中的每一个重大节点,都离不开对实事求是的呼应和召唤。实事求是,同时意味着准确无误,而准确和迅速,是对通信信息类人才的基本要求和最高标准。因此,我们学校培养的通信信息类学生,注定必须接受严格的学术熏陶和严谨的学术训练,必须接受系列的科学实验和系统的科研实践。
  与“求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笃行”,出自《礼记 中庸》“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事实证明,大量通信信息类学生走上工作岗位,首先从事的是遵循既有规范的复杂技术与管理工作。这不是无知和盲从,更不是自以为是的胡乱作为。笃行就是执行力。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前面的这些程序,很多要在学校阶段初步打下基础。从这个角度讲,校训不仅仅是对历史的回顾、领悟和总结,更是对今后学校工作的自我挑战。校训的公布,是学校发展和建设的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