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算机学院、软件学院学生周奕昕:且谈笃行
发布时间: 2011-06-07 浏览次数: 322

  乍听得新出炉的学校校训“厚德 弘毅 求是 笃行”,人仿佛一下子就陷入沉郁的人文气息中难以自拔。南京邮电大学是一所理工科相对强势的院校,而如今采选如是具有人文气息的语句作为校训代表一个学校的精神、灵魂,着实是锦上添花。
  何谓厚德?心胸宽广,重公轻私,是谓厚德。
  何谓弘毅?宽宏坚毅,志存高远,是谓弘毅。
  何谓求是?缜思密虑,是分据实,是谓求是。
  厚德、弘毅、求是,无疑都是君子的品行标准,但倘若想如孟子般说道“圣人与我同类”、“人皆可以为尧舜”,另一种作风而或说是态度则必不可少,那便是笃行。
  “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笃行作为为学的最后阶段,其目的即为履践所学,知行合一。而近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以此为名并把“教学做合一”的重要思想引入教育界,归根到底也是笃行二字罢了。
  所谓笃行,古人有两种理解。其一便是求真务实地去做事,如“儒有博学而不穷,笃行而不倦”、“含和守素,笃行如初”。在这一层中,我们不难觅到“求是”二字的身影。其二则是指行为端正,醇厚踏实,如“淮上刘退庵先生,今之笃行君子也”、“乃如、罗、彭、邵、刘之伦,皆笃行有道士也”。这层又难免让人想到“厚德”上去了。综合而言,只有有着明确目标、踏踏实实向着自己理想奋斗、不断求真务实地去实践的人,方可称为笃行者。换而言之,笃行者,厚德、弘毅、求是者也。
  如何做到厚德?据说张英作宰相时邻家建造新房,多占了他家三尺土地,于是两家经常争执不休。张英的家人就感到很不服,为书一封,千里迢迢送往京城,希望张英能够主持公道。张英看罢,笑着回了封信,如是写道:“一纸书来只为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家书传回,张家人与邻家人皆感到甚是愧疚,各自退了三尺,自此两家之间的“六尺路”便被传为一段佳话。梁启超先生曾经为厚德作如是解释:“君子接物,度量宽厚,犹大地之博,无所不载。责己甚厚,责人甚轻。名高雍容,望之俨然,即之温然。”由此看来,日常生活中,又何必为了“三尺之墙”而或吃点小亏斤斤计较?自古以来,无论是行军还是处事,“人和”远高于“天时”和“地利”,不计较个人得失,以德报怨,以身作则,以“柔”服人,方可让人心悦诚服。而当今是一个重视团队合作的时代,很多项目都需要很多人一起工作,唯有摒弃斤斤计较、以自我为中心的错误行为,遵行严于律己、无私奉献的厚德之行,方能增强整个团队的凝聚力和综合实力。
  如何做到弘毅?难道必须真得如儒家所言,只有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为人生理想方可称为志存高远?其实不然。《论语》言志篇中有这么一则趣谈。孔子让他的弟子们谈一谈人生理想,冉有、公西华等人都感慨陈词,阐述了自己的远大理想抱负,唯有曾皙欲言又止。最后他终于在孔子的追问下说出了自己的志向,用今天的白话说大概就是“在暖春的季节,穿上新衣服去紫金山郊游,五六个大人再带上一群小孩子,在紫霞湖里泡泡水,在树荫下乘乘凉,再一同唱歌回家”。孔子听罢长吐了一口气说:“吾之与点也”,即我最赞同你的说法。由此看来,立于庙堂之高固然是高远的志向,处于江湖之远又何尝不是伟大的理想。只要有志,并坚持下去,即可称为弘毅。但须忌讳今日一志,明日又一志,今天想往这方面发展,明天又觉得那方面好,又往那个方面去努力,朝秦暮楚,终究竹篮打水,一事无成。
  如何做到求是?《论语》中的另一个例子或许可以很好地帮助我们理解。据说孔子的弟子子贡非常能说会道,经常和孔子抒发自己的观点,例如这是一个什么什么情况,别人怎么怎么做了,如果是我子贡会怎么怎么做。有一次,子贡就说道:“我不要人家怎么待我,我是不会这样待别人的(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孔子听了便说道:“赐也,非尔所及也”,言下之意就是你说起来容易,我看你做不到的吧。这一则恰是针对古今学生眼高手低的弊端。我们常常想当然地认为自己可以做到很多事情,到头来却什么也做不好。或许并非自己能力有限,而是太多重视了自己的主观臆想而难免忽略了很多客观现实。当然不仅仅是学生需要注意,“大跃进”、“人民公社”亦是惨痛的教训。因此,无论是为学还是从政,甚至小到生活中的零碎小事,都必须从客观实际出发,理性地去分析对待,实事求是,才能铺下成功的基石。
  当然,刻意地去做到厚德、弘毅、求是,固然可以勉强称之为笃行者。但是倘若厚德、弘毅、求是已成为一种习惯,到了不行不快的境界,方是真正的笃行。这大概也是学校对我们的深切期望吧。